苏州废水处理
当前位置: 主页 > 苏州废水处理 >
“不去不能毕业”19岁职校生到工厂实习致残:两
更新时间:2021-09-11

  原标题:“不去不能毕业”,19岁职校生到工厂实习致残:两手指被截掉!一天干活11小时,底薪1300元,职中回应,人社局、教育局介入

  近日,据封面新闻等多家媒体综合报道,刚满19岁的湖南临武县职中(下称临武职中)学生小鹏(化名)称,今年1月学校“强制”要求他到临武县一家公司——湖南久森新能源公司(下称久森新能源公司)实习,“不去不能毕业”。小鹏负责操作机器压制电池生产材料,底薪1300元,一天干活11个小时。“早7点半到晚8点,每天约有1小时吃饭,超时会被骂”。

  今年2月19日,他在实习的时候发生意外,导致其食指和中指因伤势过重被截肢,但对于后续治疗,工厂和校方未再出医疗费,学校让学生自行和工厂自行协商。

  另据北青-北京头条报道,记者从临武县教育局获悉,当地教育局已介入处理此事,但不方便透露具体情况,处理完毕后会对外通报。

  另据紫牛新闻报道,记者从郴州市临武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处了解到,确实有相关事件发生,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相关领导已经赶往学校了解情况。”

  9月3日,微博网友 @小鹏失眠睡不着 发文称,今年1月,学校“强制”他们去实习,结果自己在实习的过程中遭受意外。“那时候我的手卷进了机子,手被压了一个多小时……因为食指和中指伤得太严重,慢慢的坏死了,还是截肢了。”

  据极目新闻报道,小鹏今年刚满19岁,在郴州市临武县职业中学读书。刚刚从湖南郴州临武职中毕业,在学校学的是计算机相关专业。今年1月,他正上中专三年级,被学校安排到位于临武县的湖南久森新能源有限公司实习。

  小鹏说,他到了公司才发现,做的工作并不是和计算机相关工作,而是下到车间操作机器。小鹏在入职时仅提交了一份实习申请。在工作一段时间后,他被调去操作另一台机器,而指导他操作的是临武职中二年级学生,早于小鹏进入公司实习。该机器有两个不停转动的辊,需要手动把材料送入其中。

  据小鹏描述,辊和机床之间的缝隙还不够小拇指伸入,而放入材料时手掌需要离辊很近,“本身就有一定的危险性,没有什么防护设备,只能是操作时小心一点,一旦不小心手就会被卷入机器”。

  2月19日,小鹏在工作时,突然手掌被高速旋转的辊卷入其中,手被压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是机器倒转才把手拿出来,但也造成了二次伤害。小鹏称,他获救后被送往医院进行了长达8小时的手术,但由于食指和中指伤得太严重,最后仍被截肢。小鹏表示,在后续康复中他手的功能恢复不是很好,需要到上级医院进行二次手术,但公司和学校却一直拒绝为他进行二次手术。

  据封面新闻9月5日报道,出院后,小鹏的康复治疗和赔偿问题遇到了麻烦,学校让他自行找工厂协商赔偿,工厂则让他先康复治疗。对此,临武职中表示相关情况已上报县委宣传部,由宣传部回应。

  记者拨打电话给临武县委宣传部,临武县县委宣传部电话无人接听,而临武县政府值班人员则表示无法告知宣传部个人电话。

  9月5日,@小鹏失眠睡不着 还在其微博再次发文称为何不第一时间拆除机器把手取出来,而是选择采用涂润滑油倒转机器的方式,导致手被压了一个多小时。

  后续治疗和赔偿费用如何解决?是否存在强制实习、实习是否规范?为何不第一时间拆除机器?

  9月6日,据极目新闻报道,临武职中相关负责人胡老师表示,他们又重新与小鹏进行了协商,会一直治到小鹏满意为止,并且小鹏可以自己选择医院与专家。

  5日,小鹏曾告诉记者,校方曾和他说,还可以带他去长沙做一次手术,但这是最后一次手术,不管结果怎么样,最后都按照工伤赔偿。对于此事,胡老师称,小鹏因为受伤一直情绪比较低落,可能误解为校方就是不想给他治疗了。“这是他误解了我们的意思,我们是说治疗如果有效果就接着治,没有效果就以后就没办法治了。”他说。

  湖南久森新能源公司负责此事的一位唐姓经理告诉记者,该公司一直在按照正常的流程进行,“他(小鹏)这就是一个工伤,我们也一直积极地在处理,此前治疗的费用也一直是企业支付的。”

  同时,胡老师还表示,学生的实习是必要的课程,会提供部分企业供学生选择,然后会统一安排学生到企业实习。胡老师说,如果有学生不选他们提供的企业,要自己找实习企业也是可以的,但该企业需要通过校方的安全检验。

  小鹏实习的久森新能源公司距离学校一公里左右,是出于方便才与该公司合作的。公司也会经常有师傅到学校进行指导,“不存在什么利益勾结,没有强制实习”,胡老师表示。

  胡老师表示,通过从情况下,学生进入企业实习,校方原则上是不干预企业的具体岗位安排的,但有毒有害的岗位绝对不行。

  为了让小鹏无后顾之忧,久森新能源公司对他及他家长承诺,在养伤完成后,继续安排小鹏到公司任职,将其作为专业技术人员培养,给他未来就业提供保障。

  另据封面新闻9月6日报道,至于为何不第一时间拆除机器,久森新能源方面表示,倒转机器是最快的解救方式,而拆除机器要先拆除厂房,会耗费更长时间。

  封面新闻报道,律师认为,该工厂涉嫌违反劳动合同法和安全生产法,需劳动监察和安监部门介入。

  另据极目新闻,湖北好律律师事务所陈亮律师表示,因为小鹏是作为学生去实习,他不是劳动者,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工作单位也无法给他购买社保,所以小鹏的伤势也不能适用工伤。

  但小鹏和久森公司之间存在雇佣关系,雇员受伤,雇主应该承担责任,通常情况下,是由雇主承担大部分责任,雇员承担小部分责任。由于本案中小鹏还是一名学生,学校需要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所以最终公司和学校应该承担大部分责任,小鹏需要承担小部分责任。

  陈亮律师还呼吁,学生实习之前,学校和工作单位都应该提前签好协议,便于责任划分。同时,由于学生实习无法购买社保,可以给学生购买商业保险,万一出现事故可以对学生有个兜底的保险。

  临武县人民政府官网介绍,临武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是临武县人民政府主办的县域内唯一一所职业学校,是一所经省教育厅批准,临武县人民政府主办的省级示范性职业学校。

  该学校承担着培养职业中专技术人才和全县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培训)工作。下设职教部(原职业中专)和师训部(原教师进修学校)。职教部主要负责培养职业中专技术人才,兼顾培养(3+1)四年制人才(即3年初中教育,加1年职业技术教育,取得职业中专文凭);师训部主要负责全县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培训)工作。

  学校坐落于临武县工业园区,开设了珠宝玉石加工与营销、计算机应用、电子电器应用与维修、园林、社会文化艺术等5个专业。已有几百名毕业生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发达地区谋求发展,他们之中有的已经升任为部门经理、班组长等,月均纯收入全部都在一千元以上,有30%的学生月平均收入已在2000元左右。

  湖南久森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法人和控股股东为汤欣平,主要经营锂二次电池、动力电池、储能电池、锂聚合物电池、锂离子电池、镍氢电池(不含危险化学品)、机器人、模具的研发、生产、销售:;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其直接控股股东公司为东莞市久森新能源有限公司。